400-123-4567
首页
关于我们
123图库彩图图库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检举门折射游泳中心管理混乱 无中心奖金能代领

发布时间:2018/08/04

随着于芬“检举门”、“奖金代领事件”的愈演愈烈,今日生肖相冲查询,尽管体育总局坚称周继红并未侵吞奖金,但举国体制下的中国体育奖金分配制度与发放过程中的暗箱操作不可避免地被捅出了一个大口子。因为奖金的分配不公,此前有马俊仁/王军霞、王德显/孙英杰师徒反目,后来有李矛写信检举中国羽毛球掌门人李永波,昨日《南风窗》也为此刊发专栏文章剖析,中国体坛这一潭深水,是否存在经济问题,达到何种程度?

权钱利益 滋生腐败空间

从马家军事件、王德显事件,一直到于芬事件,为什么比赛奖金一直是体育界内部矛盾爆发的核心问题?因为利益巨大。

2004年雅典奥运会后,中央政府发放给金牌得主奖金额度为20万元,国家拨款的奥运奖金总额达到3133万元人民币。及至北京奥运会,金牌得主奖金为35万元,按照《奖励办法》的规定,主教练与其负责训练的运动员所得奖金一样,那么北京奥运单项金牌选手的主教练同样得到35万元人民币的奖金,加之其他有功人员的政府奖励,数目巨大。

这些奖金,原本都是纳税人的钱。另据今年的新规定,北京奥运会的奖金将免缴个人所得税。“能在奥运会拿冠军拿名次的毕竟是少数,比起全运会来,奖金问题简单得多。”一位投身体育界40余年的老教练对记者说。

奖金是一个方面,由成绩而来的人事及权力调整亦在预料之中。亚特兰大奥运会后,时任副总教练的于芬便随着队伍解散离开国家队而组建了清华跳水队,此举被于芬称作是“被迫”,埋下了她日后抗争的伏笔。而随着北京奥运周期结束,明年在济南召开的十一届全运会带来的,将是更大范围的利益调整。因为奥运会更多涉及体育总局内部,而全运会则涉及每个地方省市体育系统官员的切身利益。“十运会赛场丑闻不断,就是这个原因,十一运会不会重蹈覆辙?”

暗箱操作 造就利益集团

一次全国运动会后,体育系统内部的奖金分配,从机关干部到后勤人员,几乎全部都在这一条奖金利益链之上,只是因成绩和层级而有分配差异。

严格来说,具体到奖金申报环节,都是由各管理中心统计填报,然后上报体育局审核,再报由地方财政厅下拨钱款。然而,一旦某个管理中心或者体校监管不严格,甚至在领导有意纵容之下,多报、谎报、瞒报行为便易蒙混过关。“反正是向上级要奖金,能多要就多要。”

“体育系统审计越来越严,但奖金发放却很少审计。”上文那位老教练说道。在他看来,体育奖金发放额度高,涉及系统内方方面面,同时内部监管力度薄弱,透明度又不够,分配过程中存在的暗箱操作导致的分配不公,严重影响教练及管理人员的合作关系和工作积极性,而且还存在腐败的黑洞。

黑洞之一是,那些以个人名义多报、谎报、瞒报申领下来的多余奖金很有可能并没有完全落到这些申请人身上。例如,按照规定某教练原本应得20万元,却通过手段申领下来30万元,这多余的10万元究竟由谁领取?中心主任、领队,或者其他管理者有没有份?这笔钱的分配方式永远在黑幕之中不为外人所知。

从中央到地方,竞技体育界利益分配与争夺的盛宴场面,必定会延续到明年十一运。只是盛宴背后,公众可能并不知道,那些分配究竟是否公平,以及那些被分走的巨大利益的源头,其实都是民众的公共财富。

节选自《南风窗》

曾经因为奖金分配而反目的体坛搭档

于芬“检举门”折射游泳中心管理混乱

其他运动中心 奖金禁止代领

随着于芬“检举门”、“奖金代领事件”的愈演愈烈,尽管体育总局称周继红并未侵吞奖金,但“领队、教练等代替运动员领取奖金”的惯例还值得探讨。日前有媒体走访了体育总局其他几大运动中心,发现奖金代领情况仅存在于游泳中心,且都有相对成熟的分配制度,这不得不让人思考游泳中心奖金管理及分配模式的合理性。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